日期:2019/08/15

一位老当益壮的东瀛老者

2016年10月,国庆节之后,搭乘上前往东京的航班,我第二次来到了日本。与前一次旅游的不同,这次我是作为光庭的一员过来工作的。这里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大家都是黄皮肤黑眼睛,街上几乎都是汉字,陌生的是听不懂的语言以及与国内截然不同的风格。就这样,在未知中我开始了在日本的工作生活。

在大半年后,由于业务的调整,我从开始负责车载高速摄像头先行开发相关的支持。这个项目是铃木会长主推的。铃木会长是一个个子不高、头发花白的小老头,以前是东京光庭的Boss,由于身体原因早已退休,但因为对车的热爱,依然坚持一些技术工作。我依然记得,铃木会长顶着三十多度的大太阳,蹲在地上安装设备,反复测量调整位置。会长的腰并不好,而每次车辆走行,少则2个小时,多则一天,每次从车上下来后会长都会锤一会腰。有时候为了多采集一些数据,会长带着我急匆匆地吃一碗最便宜的牛肉饭就又返回到车上继续工作。在工作上,我见到了很多像铃木会长这样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日本老人。我想,中日都是因为有很多这样令人尊敬的老一代,才能发展成为如今的样子。

在蒲田的两年时间里,铃木会长一直这样带领着我,朝着一个又一个的小目标前进。感谢他教给我的业务知识,当然,也包括日语。而更重要的是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值得学习的品德。若干年后,不管身处何处,我还是会记得那个蹲在地上装设备的身影,一个瘦小却又高大的身影。